储殷: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机遇与风险

来源:北京民营科技促进会 时间:2016-09-23


国际关系学院公共管理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储殷

       我来讲一些可能比较具体的东西,我们说“一带一路”目前为止对于企业来讲是实实在在的东西,意味着这投资机遇,意味着利润增长点,我们所有企业出去一般冲着两个去的,在“一带一路”有很多国家投资大项目,这些项目有的是以经济效益为重,有的带有两国政治合作和两国政治友好,对于一般企业来说,走出国门追求比国内更好的经济回报,因为我们面临风险和环境国内外也不一样,我们一般来讲近几年,大概有这么几个地方可以值得我们注意。
       首先传统上来讲我们“一带一路”尤其去中亚方向,基本上以资源类的,能源类的项目为主我们或者是石油,煤矿,有色金属,或者是木材,以及宝石,类似于这样的项目。像这样的一种早期的投资结构在现在由于遭到国际大众物品交易价格振荡,实际面临严重的前景问题,像石油类的项目,我们都知道石油价格相比于5年前下跌的太厉害,我们到大型国企一些项目都停下来了,因为无利可图。我们需要找到我们“一带一路”国家新的贸易方式,因为资源可以被采尽的,而开启工业化跟城市化才能带来源源不断的共赢的空间。
       我先讲几个未来可能我个人认为比较有意思的地方。
       第一个是农业。中国在快速现代化和城市化进程当中,对于农业,土地,水空气污染非常严重的,而我们的城市富裕阶层对于食品,对于生活质量的追求已经不再像我们父辈一样,以满足于量大,价格便宜为基本前提了。像我的朋友圈里他们一般讲大量海淘,大量进口食品,对于绿色健康高度敏感已经成为中国未来发展方向。事实上这个里面增值空间非常大的。像我知道的中国有大量企业在老挝,在缅甸,大量收购土地,包括现在吉尔吉斯,收购当地的牧场,在新西兰,澳大利亚,这些地方有的国家像新西兰,澳大利亚比较先进国家我们暂且不说。像我们邻国老挝,缅甸它的工业化程度非常低,它的污染状况非常轻,几乎没有什么工业,在这些国家新兴农业投资回报率非常高的。这里像雀巢咖啡供应地是中国云南,而老挝种植咖啡可能比云南好,我们在老挝土地租赁各个国家当中中国企业大概占了80%左右,租赁老挝土地,老挝政府习惯是以土地入股,当然在一些“一带一路”国家获得土地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总是有一些变通方法。尤其是东南亚很多国家,它的农业生产水平很高的,它的渔业,农业,食品出口,目前为止对华出口还没有完全打开情况下,世界上有很强竞争力的,比如泰国,马来西亚,我们未来在这些地方进行农业类的投资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增长点。我去年参加过一个项目内部评估,主要是做蔬菜大棚,在全世界发达城市附近绿色蔬菜价格比肉贵的,只有中国肉比蔬菜价格便宜,随着中国城市化发展,中国未来绿色菜蔬有极大的升值空间,但是问题关键在于,我们国内化肥滥用,农药超标,土壤板结,所以以至于发现国内做这个很困难,你在国外做这个虽然会贵一点,但是中国不断壮大的富裕阶层可以提供购买能力,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医疗。“一带一路”国家处于快速富裕这样一个中前期阶段。我们讲周边“一带一路”国家中国投资很多人认为我们领导人搞援助,其实不是援助,这是全球化的展开,中国改革开放30年,头20年改革开放面向发达国家,向发达国家输出产品,未来20年面对发展中国家,因为这些国家处于经济崛起,经济高速增长的前列,这些国家会面临经济增长较快的过程,它的购买能力在十到二十年有较大提升,人民对生活要求从追求温饱到追求质量。今天如果我们企业家到东南亚包括去中亚,哈萨克斯坦非常富裕,人均值比中国还要高的,我们周围很多国家他们大概的发展阶段,类似于中国的90年代初期,事实上根据世界银行的一些评估,他们未来10年左右发展我们增长可能在9%到13%之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增幅。那么在这个增幅过程当中需要什么呢,我们如果仔细想想中国在90年代中期最大机遇是什么呢,房地产和医院,其实现在因为也涉及到商业秘密,我们很多国内医疗器械厂商,抗生素厂商他们很多利润很多市场已经开始向“一带一路”国家转移。大家想一想中国刚开始90年代B超CT来自于哪里,未来这些国家医疗器械来自于哪里,这是输出适合当地发展阶段的优质产能,这是我们很大的机遇。
       那么更值得一提的有几个国家非常重要的,尤其是人口密度较大的国家,它对于从医疗基础服务要求非常高,未来我们讲印度,虽然印度医药很便宜,但是印度医疗器械有广泛前景的,印度尼西亚,泰国等,这些国家有广阔前景。
       第三个产业房地产产业。这个“一带一路”国家它处于城市化的中前期,它现在有两个趋势,比较发达的国家,哈萨克斯坦,新加坡国家,它需要是垃圾处理,是节能环保,是这种干净城市建设的东西,智慧城市,到了边缘上。而像缅甸,老挝,甚至我们讲印度这样的国家,他们可能还在面临城市建设最初级的桥梁,下水道,楼房,楼盘建设。虽然蒙古最近遭遇了很大经济困难,前几年乌兰巴托的建筑市场是亚洲非常火爆的建筑市场,不只是中国企业,韩国日本都有大量的楼盘,现在缅甸,前段时间看了看了市中心有万达楼盘在建设,新加坡当然更多,马来西亚,那个碧桂园大家还是要慎重,不太方便。我们知道你会发现它的那些城市化,正好能够消化我们的施工队伍,楼盘开发队伍,中国城市化过程当中积累了很多经验,这些经验对这些“一带一路”国家非常必要的。
       我的确在国内电视台也经常做一些节目,但是这个“一带一路”的节目很多都有政治任务,不会在黄金时段播,一般都是11点半,我做的节目我自己都不看,睡觉。后来有一天早上有一位老同志到我们单位找我,问我,你说的缅甸装修市场在快速扩大是不是对的,我说差不多吧,因为中国建材都从南到北,去年时期,它今年就在缅甸开始盖上了,一个60多岁的北京老同志,他说在北京装修市场多好,他说这一两年竞争太激烈,所以要去了。
       第四服务业。中国服务品质和服务质量跟东南亚国家不能比的,北京虽然酒店很好,高档场所很多,但是在服务质量上跟泰国,跟马来西亚,跟印度尼西亚,跟菲律宾都是有比较明显的差距,我们老讲我们服务行业真正发自内心把服务当作职业来做的专业性不够,但是中国服务行业有一个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一带一路”过程当中大量中方人员出国潮正在形成,去年我们出国人数是将近一亿八千万,如果我们扣掉港澳台这一块,大概七八千万人,大概差不多这个数字。这个过程当中大家知道中方人员消费习惯,中方人员对服务要求有自己独特的诉求和特点。这是在“一带一路”地区进行服务业投资重大商机。我再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泰国清迈我大概去了很多次,以前是很宁静的小城,我每年大概冬天特别愿意去清迈,因为春天时候缅甸放火烧山,那个灰很大,冬天时候特别好,又干净又清爽,泰国有点热,北方还好一点。可是自从有一个电影叫《泰囧》拍了以后那个地方就不能去了。中国游客暴涨了20多倍的数量,后来清迈马拉松赛,让我感觉到那不是清迈,特别像云南的宝山,基本就是一个中国城,都被大量的中资收购了,实际讲立足于“一带一路”,以“一带一路”为题材来提升自己服务业水平是非常重要的。
       第五个就是与手机相关的行业开发。我们都知道“一带一路”的国家有一个特点富起来,年轻人数量多,很多国家的文化生活相对贫乏,它正处于电子文化产业与电子商务爆炸的前夜,比如我们很多大厂商在印度投资,其实印度投资环境很差。印度很少有人真正挣到钱,小米在印度做的很好,华为在印度做的很好,其实就是占盘子,都是微利,在印度不赔就不错了。那个国家的人没有付费的习惯,但是为什么大家还愿意去印度呢,因为现在印度每年智能手机增长每年三百万到四百万,中国这样阶段产生了一家阿里巴巴企业。我老讲当马云成功以后,马云主要任务就是不让下一个马云产生,但是印度还有为下一个马云产生的足够空间。
       第二个就是手机游戏,很多人也许不太在意这个,中国手游竞争特别惨烈,我们手游公司,我那些朋友开手游公司的几乎过的朝生暮死的生活,公司倒闭迅雷不及掩耳就倒闭了,A轮融完以后支持半年,B轮融不到就不行了。大家知道在“一带一路”上现在很多国家它离解决线上支付可能就一年或者两年左右基本解决线上支付问题。只要一旦解决线上支付的问题,电子商务跟手游的增长将是爆炸性的,现在我们在泰国全境,几乎可以用微信红包解决问题,现在想占领手游市场,我个人建议很多国家必须从卖点卡开始。
       第六“一带一路”就是小额的信贷和小额的金融。刚才我前辈已经反复强调了必要性和重要性,我只讲两个需求,在“一带一路”信贷是大问题,就是中国走出去的企业怎么解决融资问题非常困难。谁能够抓住这个机遇,谁可能就能够在未来海外金融市场抢下很大一口单子,但是这个涉及到很大的正常关系,一般来讲希望来做的话可以做。
       最后一个就是一些资产收购问题。我曾经带过一个商团,我们在国外看怎么收购的,见到一个加油站就收购一个加油站,因为那个国家卖汽车没有什么前途,因为在整个“一带一路”说中国汽车竞争不过日本和韩国的,他们没有钱的人买二手,有钱人买一手的,没有人买我们汽车,日本韩国汽车深根当地几十年有密切关系的,已经养成了品牌认证这样一个习惯。它认这个牌子,像中国摩托车以前是靠低端价格占领市场,现在随着日本有品牌的做中低档产品,我们的摩托车销量下降很快,非常快。这个过程当中很多资产是相对较低的,为什么收加油站就是做不了汽车,所有汽车都是需要加油的,尤其很多地方资产价格很低的。我有一个朋友买了一个矿,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开发,几年之后涨了好几倍,现在蒙古面临经济危机,我估计会再次修改矿产法,如果大家想去那儿还是非常值得的。
       这是第一个部分。
       几个风险:
       不如叫希望大家注意的几点,我们都讲政治风险,安全风险,都了解。今年一年整个调研过程当中一些感觉。
       第一个完全依赖低端劳动力,叫物不美价廉,中国货物不美价廉是常态,物美价廉不是常态,完全依靠价格优势已经把我们市场陷入瓶颈了。“一带一路”国家老百姓买东西时候刚开始不挑的,便宜就买,像乌兹别克买中国鞋,哈萨克斯坦好一点,乌兹别克买中国皮鞋,现在只要稍稍有钱就不买中国皮鞋了,现在在“一带一路”消费面临升级如果我们再用五年十年前在当地做外贸眼光,靠价格占市场,你的前景非常有限的,中国企业要树立自己品牌,以品牌求市场,而不是以低端价格来求市场,这方面大家要仔细观察华为成功的经验,其实华为早期打开海外市场也是以价格为主,但是现在慢慢形成了品牌。“一带一路”老百姓也已经开始到了认品牌阶段了,这个时候仅仅靠占领低端市场,会被老百姓逐渐富起来会被它的市场赶出去的。
       第二劳动力管理问题。中资企业在海外有人说是政商关系,我个人认为最大问题是管理问题。我们面临不同的管理问题,尤其是东南亚地区,去年哈萨克斯坦一家中资企业曾经爆发过跟哈萨克斯坦工人激烈的冲突,其实这些冲突就是管理中的文化沟通,中资企业向管理要利润,向管理要生产力,这里面隐含两个前提的,一个是这种管理对劳动者强度非常大的,另外一个这种管理带有强烈的压迫感,不是所有国家老百姓都能接受这样一种管理模式。这会有大风险的,在越南台华过程当中就是骚乱,去年砸的中国厂被砸的很少,我们中化的一家企业造成了波及,还是误伤,主要砸的就是台企,你们想想台企在大陆没有被砸,纯属统战搞的好,保护他,它早该被砸了,所以我到越南我跟他们聊,我说我根本不同情你们,多砸几次你们才会人性化管理,你们看网上视频郭台铭训他的员工像孙子一样训,也就是欺负大陆的人老实。所以大家如果去东南亚开厂。另外一个在东南亚地区在当地最好的劳工,东南亚最好的劳动力资源是女同志,他们女工特别坚韧,服从,勤快,相反东南亚的男性一般。
       第三就是干部一定要本地化。我们企业管理过程当中干部一定要本地化,我们在哈萨克斯坦为什么项目做的比较好,起了非常积极重要的作用。磨合的非常好,像我前段时间去年有一个大型厂商,到我去东南亚做厂,就很奇怪,我给他推荐好几个东南亚华人,为什么不用他们呢,忠诚,就对企业这样一种归属感,东南亚有传统社会背景的华人比大陆培养的新青年要靠谱的多。现在随着整个“一带一路”文化工程的展开,有越来越多的留学生,大家一定要把人才视野放到这个上面去。
       最后我再讲两点:
       第一点就是政治风险它一定有的,尤其当你做长线投资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当地政局变化问题。政治风险跟你在当地关系密切相关的,比如说有印度尼西亚大使人员,印度尼西亚排华是我们很禁忌的问题,几乎没有遭到冲击,是以外国作为出口对象的,而日企在印度尼西亚骚乱过程当中造成了很大损失,因为是以做印度尼西亚本地市场为主的。事实上根据我们的了解,我们中国做生意要反思,我们很多企业在国外遭遇的风险,跟我们经营理念跟我们社群关系有密切联系的,中国人做生意不给别人留活路,也不给自己留活路。如果一个国家80%的都可以被华商控制,只要来了一个华人开小卖部,其他小卖部全部都破产,一方面说我们是勤劳勇敢,一方面是砸别人饭碗。重视当地社区一定要有共赢的理念,换句话说有的时候要少挣钱,不要吃独食。
       最后一条建议:我们民营企业,我们国企大量走出去过程当中,有两个问题比较突出,不同所有制,不同级别的企业各自为战互不来往。因为我们一般讲国有大中型企业是一个圈子,民企,小型民企是一个圈子,个体户是一个圈子,打工仔是一个圈子,大家出去要多做一些努力,建一些社群,打破圈子隔阂。第一它可以给你带来巨大的商机,华人,海外华人市场内部也很好。第二遇到风险时候真正找到快速风险预警,快速抵御风险资源。如果你是小企业,必须跟当地国有大中型企业搞好关系,因为风险来临的时候它的厂房就是你避难的营地。
       第二就是要减少内斗。中国人做生意不仅给别人留活路,而且也不给自己留活路,中国企业偷税漏税能力全世界一流,别人征不到你的税,为什么我们老出事呢,我们架不住彼此揭发,国外税务机关来抓中国企业都是因为我们彼此揭发。有的企业比较大,而且比较在意这种事情,都不能说,爆发过很多恶意,都是屡见不鲜,如果我们改变不了内斗的习惯,内斗的恶习,我们在国外很难有真正所谓的安全。机遇是很多的,实际风险也是很大的。但是如果我们真的能够让自己心态上成为一种规范的,现代的,包容的,全球性的商人,那么我们一定能够尽最大可能避免风险,而把握住机遇。
       最后一点建议:在北京开会很重要,这种会议要多开,但是也要出国多走走,我们协会最好多安排我们企业家组团去走走,你们眼光比我们看的更独到。谢谢。

打印全文 添加到收藏 分享到:
备案号:京ICP备14002909号-2
技术支持:立方米网络